摘桃
无森之林摘桃
许七新年少时识人不清遇上了邵池,在一个雨夜奄奄一息遇见了温时。 攻一是邵池,温时男二上位。 本文虐,受不洁。
丢人现眼的男人们
盐有八凉丨开更开更丢人现眼的男人们
社死合集,单性 —— 新开一个专门写社死的合集文,中短篇都有,主要是隔壁真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,我自己看着都乱( 本系列就是一些发生在公众的社死暴露,通常核心就是露出&暴露,有主动露出,也有被动(指意外走光),但也不仅仅指暴露社死,还有非暴露,比如公众失禁,或者我隔壁那篇犬交文开局也是社死 社死的重点就是一定存在观众和视线,主打一个羞耻尴尬,一般耻度都比较高(经常看我的应该都懂 从男主出发话,情况分为一是他主动社死的,指他自己的性癖就是这样,自己去设计了社死;二是他被动社死,指在公众视线里意外发生大走光,表里如一的羞耻难堪 —— 【以后的社死系列就都放在这里了】 社死系列一般不走心(不过也有意外 所有主角都默认是腹肌大奶,粗腿大屁股的极品身材,屁股一定又大又圆,身体看起来柔软又结实的那种 默认一下我就不必每次都介绍他们的身材是前凸后翘的了 还有就是社死系列比较吃梗(指在什么场合,以什么样的意外发生社死),梗不好就写不好,看得就不够爽,所以社死系列一般更新得很慢 新来的宝子如果喜欢看这种,可以去隔壁合集文里翻翻,里面也有社死系列(而且我大部分文都含有社死情节 我,社死文学的忠实拥护者 【有梗就更】
(乱lun)儿子牌榨汁机
一朵小fafa(乱lun)儿子牌榨汁机
甜文1v1高h,从头肉到尾,适合睡前冲 霸总爸爸和他娇娇儿子 亲的,乱伦!三观不正,雷者勿入! 坑品有保证,求收藏关注喔~
《这是迪化啊np》
胜者kk《这是迪化啊np》
张随雪发现,每当自己接触一位美男,别人就会脑补他跟美男有不可告人的关系。 就这样,他在外的名声渐渐变成了渣男海王的代名词。
我靠爱爱通关副本
云三里我靠爱爱通关副本
【双星+道具+直播+触手异形+NP+场景解锁+副本+逃杀】 一次桃色直播,榜一大哥远程操控电动鞭挞黎宴,没想到他居然爽到直接睡着了。世界不可名状的诡异变化,他丝毫没有发现。 再次醒来,想着清理身体,顺便拍一个浴室play作为礼物,回馈打赏,结果刚把浴室门一关……哦豁!昏暗荒凉,血风萧瑟,一地腐败…… 这是哪里?!我门呢?! 黎宴摸不着头脑,满脸懵逼。一点儿也没注意到远处,一团小小的阴暗血雾悄然蛰伏,一点点靠近…… PS:1周更。第一次写双星,可能更的比较慢,可先点点关注或收藏囤囤啦~感谢 2随机掉落肉肉彩蛋,可评论想看啥xp的彩蛋
【主攻】消遣(短篇集一号)
蓝酸奶【主攻】消遣(短篇集一号)
短篇一发或两发完,每章都带H吧。想到啥写啥,总之是多写点利于我身心健康的蠢甜玩意。 一般是年上强受搭配受宠攻,应该。美强占大比例,以及必须双洁搞纯爱。
夕阳下的十年
而时八弥夕阳下的十年
专业卖身的申十遇见了一个喜欢的不得了的客人,这个客人和他做的频率还蛮高,不过却从不肯和他接吻,他就知道这人心里还有别人,但是那又如何,因为他已经和他所谓的心上人做过了。他的心上人确实长得不错,颜值高,那根也不赖。客人知道后对他大发雷霆,哎,伤心哦……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由于这文完结需要五万字以上,我还差得远,只能写点不相干的小篇章了,可以独立看,没什么剧情,基本都是肉,以及一点点感情吧。哈哈,说不定以后我突然又抽了,再给这文添点别的什么东西,但是可能性比较小。 新增的篇章册就放最前面了。(??ω??)??
名利场贵乱游戏
亿亿万万岁名利场贵乱游戏
为达目的,安酩勾引了星国金融名利场许多傲慢权贵,天之骄子。 他用完就扔,离屌无情。 权贵们以为这只金丝雀不过只需要持续不断的金钱滋养,他自然无法逃脱。 殊不知若是没有利用价值,安酩根本不屑一顾。 攻们——雄竞修罗场,各显神通,试图阻止总受和其他攻亲近,对受抱有独占欲却都无法独占,只能被迫忍耐甚至接受ntr。 并非万人迷受,攻们前期迷恋受的身体,却也看不起受,总觉得受是好掌控的金丝雀,不值得付出太多,被甩后才有火葬场,酸甜爽辣口。 · 安酩辛辛苦苦睡了南循渊三个月,好不容易让他答应和自己签单了。 一转头。 南循渊和自己公司老板好上了。 早知道你们俩能搅到一起,他还睡个逑?浪费时间! 别人郎才郎貌的,安酩想眼不见心不烦,偏偏人把自己堵在厕所隔间里,恬不知耻请求他做自己的情人。 想屁吃。 安酩回到家把所有关于南循渊的的资料全部扔进垃圾桶,开始攻略下一个目标。 事后,南循渊眼尾猩红死死盯着他,“你不要去找别人,我只会给你更多。” 安酩回以职业笑容,“谢谢,不需要。” . 南循渊只是其中一个想用钱包养安酩的人,星国私募龙头企业,嵘韵私募的齐旻修是另一个。 被翻红浪里齐旻修怎么也睡不够怀里的人,事后拿出一尊玉佛,满绿无暇,有种有色,少棉纯净,一眼就是收藏家级别。 安酩瞥了一眼,去年海港城拍卖会拍出过类似的满绿翡翠玉佛,最终以五千万成交,哪怕撇去拍卖溢价,它的真实价值也在三千万以上。 “这是什么?” “给你的补偿,我没办法和你们公司签单,但是该给你的钱不会少。这可比你累死累活赚提点来得多,不是吗?” 安酩听了甚至想摔了床头那尊佛,听个响也好。 他慢条斯理穿戴整齐,声音也听不出悲喜,“既然如此,以后也没必要见面了。” “这还不够?你还想要什么?难不成想跟我结婚?想要名分?” 回答齐旻修的只有关门的声音。 · 安酩有性瘾,但他也不是非要和这些傲慢的掌权者睡觉,他有很多可心的床伴可以选择,比如那个女人在天鹰计划里捡到的真天才——周蒙。 小时候懵懵懂懂只会抓着自己衣角怯生生说“谢谢哥哥”的小瞎子长大了,戴上眼镜的眼神清亮动人,还以为是什么正人君子报恩情节。 没想到晚上就见正人君子握着自己淫湿的内裤红着脸自慰,全身肌肤白里透粉,一只手都捧不住的胸肌随着自慰的频率上下抖动,淡褐色的乳粒甚至立起来在空气里舞动,美人如画说得就是如此。 “你喜欢原味啊?”安酩开了灯。 清亮如墨的瞳孔骤然缩紧,仿佛等待死神宣判般绝望。 “对不起……哥,求你……求你当做没发生过……” 安酩低头看眼眶湿红的他,“我怎么可能当做没发生过。” 周蒙浑身颤抖,几乎把头埋进胸口,忍不下的清泪滴落,小镇做题家战胜千军万马才能来到他身边,结果…… “这样我不就少了一个床伴吗?我怎么舍得不睡你?” “……什什么?” · 何遇是安酩的便宜弟弟,他们家里有皇位,自己母亲嫁过去做毒皇后,照顾太子弟弟。 呵。 安酩永远忘不了太子弟弟撞见自己和男人接吻的时候,惊诧又恶心的表情。 很有意思,毕竟星国已经同性婚姻合法化很多年了,这个老古板深柜就像见到什么惊世骇俗的滥交场面一般。 可惜太子弟弟好像被毒皇后毒傻了,蠢兮兮跟着他进了门。 新仇旧怨,安酩把恐同深柜的傻子弟弟睡了。 如果太子弟弟清醒了,发现自己早已不干净了,不知道该有多抓狂。安酩光是想到那个场景就很兴奋。 排雷:双性(不排除有前后同时进行的情况。) 其他已完结文: 《种田文就是要有涩涩啊》 《兽院男寝的共妻》 《想要被偷窥》 《我的小狗是小太监(主攻》

好看的穿越最近更新列表